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新八一中文网 > 神帝劫 > 第354章 老宗主邢天戈

第354章 老宗主邢天戈

作者:手中仙 返回目录
        

“昊小子,我们倒是没什么,我们一家被关在一起还能说说话,难为的是馨儿丫头,一个人被关在潮湿阴暗的监牢内,都没人陪伴。”云霄看向孙馨儿心疼地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馨儿姐,你受苦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昊很想上去抱抱孙馨儿,可眼下的情况还需再忍一忍,周围的飞镰门众和羽族众人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林昊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何掳走他们?”林昊看向飞镰门门主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听说你身上藏有重宝,所以想以他们为要挟逼迫你献出重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昊随时可以破灭飞镰门门主的元神,所以飞镰门门主不得不实话实说,免得气头上的林昊干出什么冲动的无法挽回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重宝?”林昊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能装活人的诡异超大空间。”飞镰门门主对浮屠妖魔塔只知道个大概,所以说得很笼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个奸人何在?”林昊喝问道,所指的当然是黎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在这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没等飞镰门门主开口,黎想便从不远处的人群中飞上前来,身着黑裙,画着黑色眼线,和林昊印象中的样子截然不同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x81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心里知道林昊待自己不薄,所以黎想看向林昊的目光很是复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?”林昊沉声问道,心境起伏很大,由于在林家的遭遇,林昊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背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本就是飞镰门的人。”黎想低声道,挣扎一番后目光逐渐变得冷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管你出身如何,你就算是飞镰门的人你想走随时可以走,为什么要害我,害我身边的人?”林昊问道,他就想知道这些人的心是用什么做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和黎想经历几番出生入死,换作林昊,根本不会升起丝毫加害黎想,利用黎想的心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我命贱!如果我的心不狠一点,我只能一直卑微地、渺小地活着,看着世界群星闪烁,而我暗自消沉,籍籍无名,唯有无所不用其极,我才有可能逆天改命,才有可能绽放出闪耀的光辉,而你,就是我踏出命格的一块垫脚石。”黎想面色狰狞,沉声低吼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哪怕绽放出的光辉是血色的,是黑色的,是肮脏的,你也在所不惜是吗?”林昊问道,看向黎想的目光中满是失望和怜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生世可怜不是黎想的错,但活得可悲就是黎想的大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所不惜!”黎想坚定道,从小在尘埃中摸爬滚打的日子黎想受够了,她要做能够主宰他人人生的那一种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告诉你,你错了,你大错特错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繁星之所以闪耀,是因为来自太阳的光辉,若你背弃太阳,你必将在黑暗中消沉、孤寂、湮灭,我本可以做你的太阳,带着你发光发亮,因为我将你当做朋友,对朋友我掏心掏肺,是你自己走远,将自己带向深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根本不是你的垫脚石,我对于你来说犹如天堑,是你根本无法跨越的天堑,你低估了我高估了你飞镰门,跨越天堑失败的后果,就是粉身碎骨,你必须承受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昊字字似利剑杀人诛心,句句如天鼓振聋发聩,浩瀚的气势笼罩而下,将黎想震慑得哑口无言,心神不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这一刻,黎想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心境跟林昊的心境差距有多大,如林昊所说,真是犹如存在天堑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若是犯下一般的错,只算计我一人,我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兴许会原谅你一次,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动我的亲人朋友,希望你来世能够好好做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昊的声音如同炼狱修罗的索命狂刀一般,撞进黎想的心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黎想当即大骇,想要转身逃离,可精神力境界相差林昊太多,林昊只是稍微催动黄金权杖,黎想的识海壁垒便轰然破碎,其元神连同识海一起被揉作一道精神力光梭射向黑色晶石,旋即便被黑色晶石吞噬吸收,如石沉大海一般,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黎想软绵绵的尸体从面前滚落,飞镰门门主的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,想控制都控制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飞镰门门主,请问当日杀害我云林商会两位长老的人何在?”林昊的声音如冰锥一般刺进飞镰门门主的脑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别得寸进尺,将我们逼急了你讨不到一点好处。”此时一名飞镰门长老坐不住了,看林昊的架势明显就是想要杀人给他的两位长老报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黎想的死对飞镰门来说顶多只算颜面上的损失,杀害巴斗和刁青禾的那位可就不同了,元虚境巅峰是每一个宗门的支柱,缺一不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日出动前去奇袭云林商会的飞镰门之人,由一位元虚境巅峰带头,十位元虚境后期跟随,为确保万无一失,所以飞镰门一次性派出相当于宗门三分之一的精锐力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少说屁话。”林昊冷喝道,丢出一道指头大小的死灵寒焰落在飞镰门门主的元神之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——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飞镰门门主当即发出凄厉的叫喊,声音近乎嘶哑,浑身止不住地狂颤,一脸的痛不欲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住手!是我干的,你快放过门主。”一名黑袍老者出现在林昊面前,对林昊怒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有呢,当日凡是去过我云林商会参与战斗的,全部给我站出来。”林昊并没有收回门主元神上附着的死灵寒焰,继续胁迫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很快,总共十人,不情不愿地站了出来,竟都是飞镰门长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手笔,好魄力。”林昊冷笑着看向这十名长老,一位元虚境巅峰十位元虚境后期,怪不得孙馨儿有三架战傀再加上两位元虚境后期的供奉也无力回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友,此事我飞镰门自知理亏,愿意赔偿,可否饶过这几人性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,一道沧桑的声音从远处一座山头传来,语气很缓,但却给人一种不容拒绝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林昊看去时,一名身穿黑色大褂的老者正昂首阔步地赶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宗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周围几道惊呼声同时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来人正是飞镰门上一任宗主—邢天戈,闭关多年,许久没有出面,如今不得不出来阻止宗门大放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此人必须死,其他人,每条命拿一件五品巅峰玄器来换。”林昊指着杀害刁青禾和巴斗的黑袍老者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友,我劝你斟酌一番再开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邢天戈的脸色顿时一变,这条件根本不可能接受,太上长老的命绝对不能交出去,还有十件五品巅峰玄器,飞镰门根本不可能拿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,三息时间,你不做决定我来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,巴斗和刁青禾的仇,必须用鲜血来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可能,你当着我面试试看你能成功的几率是多少,你敢杀他们一人,我保证今天你们五人,没有任何一个能够活着走出我飞镰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邢天戈沉声说罢,一挥手,一道黑色光幕陡然从四周升起,围成一座覆盖整个飞镰门的大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六品低阶阵法—百鬼飞镰阵!


        

光线被遮挡,整个飞镰门顿时阴风缭绕,仿佛乌云压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会以为我是一个人傻乎乎的独闯飞镰门吧?”林昊咧嘴一笑,像看白痴一样看向邢天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