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新八一中文网 > 富冈小姐和幸村先生 > 第194章 后记3

第194章 后记3

作者:吟少四 返回目录
        

借着岸上路灯,富冈纯夏看清了来者的容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鸢尾花色的微卷短发垂落至耳坠下侧,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的脸庞,棱角分明,那双簇着点点星光的紫蓝之瞳仿佛包含着万里星辰,深邃剔透,高空下的淡色灯光宛如银纱,为他整个人都镀上了层朦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看呆了,眼前这个男生实在好看至极,说声漂亮都不为过分,而且他不仅只是好看,在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,富冈纯夏感觉自己心脏都快“砰砰”跳出胸膛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男生又将手帕朝里推了推,结果发现人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看后,忍不住轻笑道:“别这么看着我,我会害羞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还未等富冈纯夏开口,男生便上前为她拭去了眼角溢出的泪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温热的掌心靠脸颊的那一刻,也不知是不是被那海风吹走了脑子,富冈纯夏直接顺着传递过来的温度,像只小猫般贴脸蹭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掌心的主人明显一僵,不过并未因此挪开,甚至还停在那里主动让人蹭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最后,等当双方意识到自己做出什么事后,都不约而同的睁大了眼睛,铜铃对铜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整个身子猛地朝后仰去,但她忘了后背靠着的是坚硬岩石,好在对面人眼疾手快的将手掌伸到她后脑勺处,“小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被人一把带到了温度更高的胸膛,娇弱鼻梁在撞到一块硬邦邦的肌肉后,富冈纯夏没忍住低吟了一声:“哎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她不适,男生立马紧张起来:“怎么了?是不是还被撞到了?” 首发网址https://m.x81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捧起人的脸蛋,拨开上面凌乱的黑丝,借着微弱灯光,两人第一次有了无遮拦的眼神对视,只不过下一秒,男生就被人猛地推倒在了沙滩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脸红得都快滴血了,对面过高的体温烘得她整个人像只煮熟的虾子,差点儿让人窒息,她瞪眼朝这个陌生人吼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这句话后,富冈纯夏四肢都没了力气,只顾大口喘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面也意识到了刚才行为的过界,他拧着眉头撑起身子,表情带着丝慌乱与局促,好像也是不知所措,“抱,抱歉,刚才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为何,他听不得对方有任何不适,但刚刚他的行为好像就已经让人提前不舒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这儿,男生有些丧气的低下了头:“对不起,是我……越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当然也看出了他的慌张与无措,按照以前,根本不可能有陌生人能这么亲密靠近自己,此刻的她应该让这个“坏蛋”得到应有的教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让人莫名其妙的是,富冈纯夏不想走更不想教训这个家伙,她反倒是想和这个人在一起,不对,他们本该就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想法一旦冒出就想火山喷发般毫无遏制可言,甚至越演越烈,富冈纯夏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,但此时此刻的她,好像就中招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明,明明这个人她不认识啊,他们可是第一次见面,为什么会有这种胆大包天的念头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份陌生却又灼热无比的强烈情绪让富冈纯夏羞愧得又红了眼,通红的眼角又冒出了波光粼粼的泪花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面人看见她一哭,比刚才还要手足无措,连带着语气都急促万分起来:“对不起,刚刚我不是故意的,别,别哭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他道歉,还在生自己气的富冈纯夏顿时眉眼一横,顺着气焰就朝人恶巴巴问道:“名字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瞧见她主动问话,男生有些受宠若:“我吗?幸村精市,我叫幸村精市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堪比蚊子的回声转瞬即逝,富冈纯夏蜷缩着身子紧靠在岩石边上,扭过头没再看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富冈纯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即便她说话的声音又小又快,幸村还是听清了字音,说了一遍不够,


        

紧接着他又重复了好几遍这个名字,这听得富冈纯夏反倒有些不自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闭嘴。”她嗡声凶道,说完将自己抱得更紧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幸村收住上扬的嘴角,认真询问道:“咳,富冈,现在已经很晚了,要回家吗?我送你回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家?这里没有她的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眼神黯淡:“不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意识到他居然一直在看自己,富冈纯夏更凶了:“看什么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对面立马道歉,并且嫣然一笑:“抱歉,如果……你今晚不能回家的话,那不妨就去我家歇歇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???


        

当双脚踏上地毯那一刻,富冈纯夏都还是懵的,她就这么轻易地跟着一个陌生人回了家?!而且后面她还主动要求翻墙进来!这,这简直不可理喻!!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她内心还在天人交战之时,幸村已经打开了屋内的房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间屋一直空着,可以放心住,浴室在这儿,阳台外有洗衣机,它有烘干机能,校服明早就能干,对了,睡衣等会儿我给你拿过来,虽然是男款但都是新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捏着自己的衣角,至进屋后就一直缩在角落的富冈纯夏看着下方花纹繁杂的地毯,小鸡啄米式点头:“好,好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先休息休息,我去拿衣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听到了他离去的脚步声,想必是要回他自己的房间,不过没一分钟幸村就拿着新衣服回来了,同时他还端了杯子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好,好快!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忍不住往门口瞅了瞅,发现走廊对面有灯光露出后,才发觉两个房间居然是斜对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这么近!!


        

幸村将衣服放在床边,然后把热腾腾的水杯放在书桌上,叮嘱道:“这是刚冲的姜水,喝了才去泡澡哦,否则吹完风就去洗澡,明天是头会疼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……好细心!!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脸上好不容易消停下来的温度,又一次开始飘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幸村目睹了她脸颊燃起的绯红,努力按压住嘴角的笑意,他轻声说道:“如果身体还有些不舒服的话,直接叫我就是,我房间就在对面,要是你不想过来也可以直接给我发短信,富冈,你电话多少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话?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扭头就去翻包包,然后把里面破烂的小黑机拿了出来,举着它好奇一问:“这个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会这样?”瞧着碎稀烂的屏幕,幸村拧着眉头走了过来,朝人伸手,“可以给我看看它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立马像烫手山药般将东西扔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幸村精准接过,只是没想到打开手机首先弹出的弹框就是——“您的短信已满,请尽快清理内存。”也不知手怎么回事,他突然就朝短信这栏按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各种不堪入目的话流让幸村猛然收紧手掌,原本就脆落不堪的小黑这下直接熄屏,被人捏碎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悄悄抬头看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幸村: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平静道歉道:“抱歉,把你手机弄坏了,这卡还要吗?如果这个号码不是特别需要的话,我觉得你可以直接换张新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看着他又看了眼小黑,果断摇头:“不需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太好了。”幸村嫣然一笑,“上次不小心多买部新手机,没想到今天就碰上用场了,我去拿过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,富冈纯夏忍不住抬头凝望头顶上方这块干净洁白的天花板,总觉得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幸村很快就将手机拿了回来,他说道:“里面有张手机卡,今天你可以先用着,明天我们再去手机店换新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嫩呼呼的粉


        

红外壳上贴附着的保护膜都还未被人撕下,虽然富冈纯夏不知道手机值多少钱,但光看外表就知道它价格不菲,残破的小黑与光鲜亮丽的小粉,两者的对比简直不要太惨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连忙摇头,指着自己小黑机拒绝道:“不要,它本来就坏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谁知幸村态度很坚定:“可东西就是我弄坏的,如果你不接受,我会内疚一辈子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震惊,一辈子?有这么严重吗?!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是傻子,知道对方说这话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收下,但这么贵重的礼物她不能随便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犹豫了一小会儿,富冈纯夏还是接过了这个可爱的小粉机,不过她立马就朝人承诺道:“我以后会换你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幸村听闻苦笑不得:“这是我给你的赔礼,不用还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还!”富冈纯夏目光坚定,“还有今晚的住宿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……”幸村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,语气含着商量,“那手机就当赔礼好不好?住宿费……啊!就请我吃饭吧,如何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行,要一起还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说几顿饭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不解:“为什么非要吃饭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"咳。"幸村脸不红心不跳,“我喜欢吃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恍然大悟,开心回道:“我也喜欢吃饭,那以后我们一起吃饭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幸村莞尔笑道:“好,以后我们一起吃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揉了揉自己有些干涩的眼睛:“嗯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瞧她好像开始犯困了,幸村很自觉地往后退步:“我就先回去了,手机上有我的号码,有事给我发短信就是,对了,记得把姜水喝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走到门口时,他握着门把手,朝屋里女生温柔微笑:“那么晚安,富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睫毛垂落,眼神漂移:“晚,晚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房门被人合拢的那瞬间,富冈纯夏立马蹲下了身子,不争气的捂着自己发烫的脸蛋,心中狂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……她怎么就住下来了?!


        

紧闭的十指打开一丝缝隙,明明房间都没人了,富冈纯夏依旧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观察屋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书墙、乐器以及墙上的小画框,怎么看这里就是一间书房,不过内饰配套又非常齐全,整间屋子以暖调为主,奶杏色的实木床与旁边的金丝繁纹银白窗帘相得益彰,外加地上浅色地毯,富冈纯夏立马将鞋子脱掉,晚一秒就怕把这地给弄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喝完已经变得温热的姜水,泡完澡后,她将校服塞进洗衣机里,笨拙地用着这个高科技,随后她穿着松松垮垮的男士休闲服,慢腾腾爬上了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重生的第一晚,也不知是不是运动过量的原因,富冈纯夏很快就睡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还是这幅身体的生理时钟把她唤醒的,一看墙上钟表——七点48分,冰帝多久上课?哦,8点30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等,8点30分,可她昨晚跑到神奈川来了啊!!!


        

二话不说立马揪开被子换上校服,快速整理好房间后,富冈纯夏撒腿就跑,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上学迟到,这就是所谓的学生本能吗?!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栋宅邸已经有不少人苏醒在四处走动了,怕被发现她这个陌生人在人家家里住了一宿,富冈纯夏从未有过如此小心翼翼的翻墙逃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昨天果真运动超标了,她双腿酸胀得有些难过,最后是打的士才安全到的学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恋恋不舍将才收缴回来的钞票递给司机,望着又嘎掉一大半的小钱包,富冈纯夏双肩一垮,书包都差点掉在了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车怎么可以这么贵啊,明明都还没她跑步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觉得是时候要把这幅身体机能给提前去了!只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当前更要紧的是去上课!!


        

小旋风般火速跑进校门,铃声响动的前半分钟,她稳稳坐在了教室椅凳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和别人书桌不一样,她面前这个桌面被人划着擦都擦不掉的涂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从书柜取出今天上课的书本,把那些涂鸦遮住,安静的听着讲台上老师的长篇大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一节课过后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她为什么要来上课?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节课过后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居然听得懂!好神奇!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三节课过后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数学课很有意思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四节课过后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她讨厌英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中午买饭团填饱了肚子,富冈纯夏就立马回到教室,认真翻看着书本上的知识,虽然这课是听得懂,但不代表她会,还是需要补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让她打消了在教室看书的念头是,原主那个妹妹又来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姐姐,昨晚你去哪儿了?我们都快担心死了,电话你也不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此假惺惺的话语,富冈纯夏都不知她是如何克服的心里障碍把话说出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慢条斯理将课本整理好,她抱着书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富冈绘里,面无表情回道:“管你屁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也不管对方表情如何的扭曲,也不在乎四周同学何等反应,富冈纯夏揣着东西扬长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午又冒出了节和英语差不多等级的国语课,富冈纯夏学习得很痛苦,头发都不小心揪掉了两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放学铃一拉响,她便马不停蹄的收书走人,打算去理发店把这头有些碍事的长发好好收拾收拾,谁曾想,她刚把东西收完打算出去时,结果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尖叫声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幸村君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啊啊啊,是立海大的幸村精市诶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为什么会来冰帝?今天是有什么比赛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,熟悉的温润男音在门口响起:“你好,请问富冈纯夏是在这里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纯夏:???